首頁 國內 時評 黨建 省情 文化 法治 原創 視頻 省委文件 新聞 政務 旅游 生態 體育 專題 圖片 融媒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藏文網
 
站內檢索   
您當前的位置 : 青海新聞網圖說青海
扎根青藏高原的藏藥赤子
——記2022年度青海省科學技術重大貢獻獎獲得者、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所長魏立新
來源:青海日報
作者:咸文靜
發布時間:2023-12-01 10:27:05
編輯:趙晶

魏立新(右一)在實驗室跟學生交流。張鵬 攝

  青海新聞網·大美青?蛻舳擞 魏立新朝辦公樓走去。利落的寸頭,軍綠色的沖鋒衣,筆直的身軀走起路來呼呼帶風。

  32年前,這個從中國農業大學畢業的山西小伙兒也是這樣走進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的大門。這一來,便把根扎在了青藏高原。

  一位漢族科學家為何深耕藏醫藥領域?

  “我這輩子也許就是為研究藏醫藥而生的吧!”魏立新的回答風趣卻堅定。與藏醫藥結緣,在他眼中似乎是件命中注定的事。

  心系百姓疾苦,身懷報國壯志。

  30多年來,也有一些更大的平臺、更熱門的研究領域向魏立新拋出橄欖枝,可他給出的答案始終是堅定與忙碌的身影。

  創建中藏藥重金屬安全性評價新模式,主持國家級項目12項、省部級項目26項,培育青海藏藥龍頭企業……他以科學家的格局和視野,為中國藏醫藥產業發展運籌帷幄;他以教育家的身姿和胸懷,引領民族醫藥科研隊伍。他似一粒種子,沖破巖層的禁錮追尋藏醫藥的春天;又像熾熱的熔巖,沖出地殼奔涌燃燒。如果有可能,魏立新想一直保持這種工作與學習的狀態,這意味著,自己能為藏醫藥研究奉獻終身。

  走進辦公室,開燈、開電腦,開始一天的工作。

  窗外,一輪紅日噴薄而出。

  “民族藥干嗎要用西方食品的標準?”

  2015年4月9日,《科技日報》頭版頭條刊登《民族藥干嗎要用西方食品的標準?》一稿,對由魏立新牽頭、榮獲2014年度青海省科技進步一等獎的“藏藥安全與質量控制關鍵技術研究及應用”成果進行解讀,引起了國內外對于含重金屬傳統藥物安全性評價新模式的廣泛關注。

  正如文中所寫的那樣,“藏醫藥研究領域榮獲青海省科技進步獎項,并不是第一次,但這次意義格外不同。”

  這份不同,要從標準二字說起。

  “重金屬在藏醫藥等傳統醫藥中多有應用,但它對人體健康是否有嚴重影響,一直是國內外關注的敏感問題。盡管在上千年的臨床實踐與應用中,很多藏藥制劑并沒有顯示出其明顯的毒性,但近幾十年來負面報道層出不窮,嚴重影響到了我國傳統醫藥行業的發展甚至國家形象。”

  2013年,同仁堂“健體五補丸”被檢測出汞含量超標,遭香港衛生署發布公告召回。這次事件讓多家老字號中藥品牌卷入了重金屬超標的爭議風波。

  那重金屬超標,究竟超的是什么標呢?

  被視為藏藥至寶的“佐太”,是歷代名藏醫通過對水銀進行特殊炮制加工而得到的具有奇特療效的制劑,也是生產“七十味珍珠丸”等珍寶類藏藥的重要原料。但就是這眾藥之王(其含有的硫化汞,極難溶于水),卻被認為重金屬含量超標。

  驗證“佐太”的安全性,需要從傳統炮制工藝的輔料規范、炮制技術、質量控制和安全評價等方面入手,這就需要徹底弄清整個炮制工藝流程。但其制作原料多、程序復雜,而且整個工藝中的關鍵技術只能通過歷代的藏醫直傳、單傳,并不輕易對外傳授。

  這些困難,很快擺在魏立新的面前。

  西藏藏醫學院尼瑪次仁院長是藏醫藥領袖人物,素來反感那些打著研究藏藥的旗號謀取私利的人。魏立新幾度登門拜訪,對他并不了解的尼瑪院長避而不見?扇サ拇螖刀嗔,他逐漸被魏立新的誠意和執著打動,當然,還有重要的一點——要真正的專業!

  “‘佐太’是藏藥中的絕密技藝,尼瑪院長不僅親自帶著我參觀制作現場,還把炮制工藝的藏文復印給我。一些成品和半成品,我都可以拿走用于實驗,這是之前無法想象的事情。”有了這樣的助力,在首個民族醫藥國家項目“民族醫藥發展關鍵技術示范研究”中,魏立新首次組織起了西藏、青海、四川等地的藏醫院及藏醫藥研究機構,對“佐太”的特色傳統炮制工藝、質量控制及安全性評價等開展了深入的科學研究。

  為了檢測常規設備無法檢測到的硫化汞,魏立新團隊創造性地運用了國家大科學裝置的同步輻射技術,不僅定位與檢測到了微量汞的含量,還初步判斷出它的化學形態,突破了制約藏藥發展的重金屬安全性評價技術的世界級難題。

  “‘佐太’在醫師指導下按臨床劑量吃,沒什么毒性,這是得出的初步結論。”魏立新認為,“就是拿西方對食品的標準來要求我們的藥品,才會有這么大的問題。經過我們長期研究,發現‘以元素含量來評價一切’是導致所謂‘重金屬超標’片面結論的錯誤理論根源。”

  基于此,魏立新團隊開創性提出并系統構建了“五位一體”重金屬安全性評價新模式,否定了國內外僅以重金屬元素含量為惟一標準評價中藏藥安全性的片面評價模式。

  2014年4月,魏立新聯合幾位院士共同發起并組織第493次香山科學會議“含重金屬傳統藥物與安全”,首次在國家層面,對不敢碰的重金屬與健康社會敏感問題,開展科學討論與研究。

  2017年3月,他牽頭發起美國毒理學第56屆年會“草藥與重金屬”國際圓桌會議,國際專家形成了傳統藥物中草藥——金屬混合物毒性整體評價策略共識。

  2018年,魏立新正面應對了西藏汞公共衛生事件,推翻了“藏藥使得西藏地區的人和環境暴露于高含量甲基汞和汞”這一不負責任的說法。

  “決定從事藏藥研究時,我的導師告訴我,統一藏藥標準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但在我看到其對藏醫藥發展的重要意義后,決定迎難而上。如果通過科技手段把藏醫藥安全、有效、可控問題解釋清楚了,藏醫藥必定會迎來發展的春天。”魏立新說。

  “一千顆種子才有一粒小麥重,咋種?”

  一粒小麥能有多大?

  它的一千分之一呢?

  藏醫中用來治療肝病的首選藥物是印度獐牙菜,藏語稱之為蒂達。眼看其野生資源面臨枯竭,國際上開展了蒂達人工栽培的大量研究,但人工栽培的種子出苗率等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

  魏立新也有一粒種子。

  1967年,魏立新出生在山西盂縣農村。雖然家境貧寒,但一心想讓他讀書成才的外婆克服萬難讓他完成了大學學業。而魏立新也沒有辜負家人的期望,1991年本科畢業后就來到了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成為了一名研究實習員。

  兩年后,魏立新跟隨所里的研究員張寶琛做一類新藥材“塞隆骨”的質量標準研究。作為一種治療風濕病的特效藥,“塞隆骨”及其系列產品的研究成果先后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三等獎、中國科學院及省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一粒研究藏藥的種子,發了芽。

  2004年,為實現在中國對蒂達的引種栽培,魏立新帶著團隊去尼泊爾尋找蒂達并采回種子。歷經無數次失敗后,終于在溫室中完成蒂達種子萌發、出苗、抽薹、開花、成株、開花及病蟲害防治等關鍵技術研究,在世界上首次成功完成了蒂達的人工栽培實驗。

  “很多人沒有成功,原因之一是不知道蒂達種子的真實大小。”1粒小麥的重量只有0.025—0.04克,其千分之一大小的蒂達種子撒入土中,用肉眼根本無法觀察。

  “如果土壤不平整,對于種子來說就相當于落入了萬丈深淵,根本無法生長。我是把種子一顆顆地挑出來。”

  科學上沒有平坦的大道。

  這次科考還未結束,魏立新便遭遇車禍。當時,為了避開逆行的大車,他們的車在山路上翻車。就在被醫院確診為腦震蕩、頸椎錯位后沒多久,獨自前往尼泊爾考察的魏立新再一次遭遇車禍。

  “在拉薩住院期間,我乘機調查了當地市場,終于摸清了蒂達資源與來源狀況,最后從尼泊爾把蒂達種子帶了回來。”兩次死里逃生給魏立新的身體造成很大創傷,還給他的頸椎留下了后遺癥,但魏立新卻認為能解決進口藏藥材的資源問題,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樣的選擇不是偶然。

  “要說我和別人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做起事情來比較拼命吧,每次出野外甚至都沒想著能活著回來。”所以,魏立新經常出差前都會把后事交待好。

  2018年8月,魏立新帶著團隊的七個人前往西藏自治區尋找和調查可能分布在珠峰東、西、北麓峽谷內的印度獐牙菜。在當地夏爾巴向導拉巴的帶領下,前往與尼泊爾交界的陳塘溝鎮。

  “嘎瑪溝螞蟥成災,我們本地人都叫它螞蟥溝。要不我去幫你們拍好照、做好記錄,你們就不用去了。”拉巴充滿善意地說到。

  “不行啊,這得我們自己去。”

  就這樣,一行人背負沉重的行囊走在崎嶇的山路上,出發前所做的防護幾乎沒用,不到一個小時,每個隊員從頭到腳都被螞蟥叮咬了幾十處,汗水與螞蟥叮咬后的血水不斷地從大家的頭上、身上滲出。

  “沒辦法,一邊走一邊不斷地從頭上、脖子上、手腕處揪掉吸血的螞蟥,毫不夸張地說,真是連滾帶爬地趕路。”團隊成員張國利還記得當時的情形。早上七八時出發,直到下午四時才找到標本。完成工作后簡單吃了幾口饅頭后就匆匆返程,回到鎮上已是半夜。

  “你們太遭罪了,我去拍照其實也是一樣的……”看著一身“血窟窿”的考察隊成員,拉巴有些不忍。

  可張國利知道,只要魏立新決定要做的事情,九頭牛也拉不回來。共事二十年來,他在一次次科考中刷新了對魏立新的認識。

  “剛到一起工作那會兒,我看他一臉書生氣,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兒,說話還挺靦腆。”讓張國利沒想到的是,正是這個看起來溫文爾雅的人,“軸”起來不要命。

  “有一回去考察蟲草項目,那山海拔5000多米,大雨滂沱,我們都有些打退堂鼓,考慮到時間緊張,魏立新決定上山。等到采完土樣、看完樣地,渾身都濕透了。”

  在同事眼中,魏立新是最能吃苦的人。出野外,吃飯住宿條件再差魏立新也不介意;在單位,過去30多年,他通常五六時就出現在單位,下班更沒有準點一說;出差回來哪怕是半夜,也會先回單位把資料整理妥當。

  科學的春天里,爭分奪秒的魏立新和蓬勃發展的藏醫藥,一起追趕著世界。

  “從到研究所工作的那一天開始,我的志向一直就沒有改變,就是要傳承藏醫藥臨床經驗,用現代科學方法解釋藏藥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讓藏藥走向世界,服務更多患者。”

  “藏醫藥博大精深,值得研究好幾輩子”

  從一個小小藏藥制劑室到如今的青海藏藥龍頭企業,作為青海本土的藏醫藥企業,集藏藥研發、生產和營銷于一體的金訶藏藥股份有限公司,根植青海30余年。

  提起魏立新,一幕幕往事浮現在公司科創事業部總經理袁發榮的眼前。

  “我跟魏所認識是在2008年中央民族干部學院的一個培訓班上。接觸不深,給人印象挺專業。”后來,圍繞公司產品的一些基礎研究,二人的合作漸漸多了起來。“無論是藏藥產品的一些標準還是藏醫藥資源的開發,魏所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在藏藥材炮制方面,魏立新團隊聯合青海省藥檢所等單位共制定礦物、植物、動物等省級藏藥炮制規范244項,覆蓋全省藥品生產企業。

  在質量標準建立方面,魏立新團隊為包括金訶藏藥在內的多家藏藥企業制定與提高 97項國藥準字號企業標準,為青海藏藥企業產品營銷提供了技術支撐。

  本領過硬,讓魏立新受到很多同行的尊敬。

  “魏所很多年前就拿到了博士學位。一直奮斗在高原,扎扎實實地開展研究,通過技術支撐和成果專利應用,幫我們企業解決了很多‘卡脖子’難題。一個學者也好,跟我們企業的合作也好,我覺得他是一個能靜下心來做一件事的人。”袁發榮說。

  作為項目負責人,魏立新連續主持民族醫藥領域“十一五”“十二五”國家科技支撐計劃項目、“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項目。在這個過程中,為青海、西藏、四川等地的藏醫院、藏醫藥科研院所等培養青年技術骨干人才數千人。

  2021年入職的周文斌是魏立新的特別研究助理。談及自己選擇課題組的原因,周文斌毫不掩飾對魏立新的欽佩。

  “魏老師具有深厚的科學素養,也有開闊的前瞻視野,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周文斌記得,在撰寫三個全國重點實驗室材料的過程中,前前后后幾十次會議,魏立新針對項目的意義、需求、定位等提出了很多中肯、務實的建議。“對于每個全國重點實驗室應該做的國家事、擔的國家責,以及在世界上要做到一個什么水平,把控的都非常準確。”

  張明是魏立新的學生之一。2012年10月成為魏立新課題組的成員之一。十幾年工作下來,魏立新的務實對他影響頗深。

  “就拿采購儀器來說,魏老師的原則是每一分錢都要花在刀刃上。2020年,我們想購買一臺小動物活體成像儀,從調研到招標,花了三四個月時間,磨到后來中標的廠家都被感動了,不僅價格低了近30萬元,還主動給我們投了一個更好的儀器。”

  不僅僅是對學生言傳身教,對于同行,將“物有本末,事有終始”這句話掛在嘴邊的魏立新也是傾囊相授。

  “有一次,成都中醫藥大學一行人員到所里學習,魏老師毫無保留地傳授經驗、分享成果。分別時還鼓勵團隊中的青年科研人員選準一個方向深耕下去。”周文斌回憶道。

  如今,雖然過了知天命的年紀,但魏立新覺得自己要學的還有很多。這種想法,在相濡以沫30年的妻子張諍看來,再自然不過了。

  相比經常忙得不著家的魏立新,作為教師的張諍工作時間頗為規律。盡管經常會有親戚朋友因為魏立新的忙碌而為她“打抱不平”,但在張諍看來,這是他們夫妻二人最舒服的相處模式。

  “沒有必要為了家長里短爭個高低,我很享受獨自處理家務事的過程,就像他享受工作的過程一樣。”

  魏立新的堅持、固執、甚至是一根筋,在張諍眼中,都是他最獨有的標簽,也是他人格魅力的一部分。雖然工作領域不同、思維方式相異,但張諍完全能夠讀懂魏立新對于藏醫藥事業幾十年如一日的熱愛。

  眼看身邊不少親戚朋友都在外地買了房子,等著退休后去養老,魏立新也有自己的打算:退休了哪也不去,就在青海繼續研究藏醫藥。按他的話說,就像籃球運動員,退役了可以當教練,老了也可以看籃球比賽。

  一個人的生命是有長度的,但在有限的人生中活出深度和廣度,最能體現生命的意義和分量。

  “擇一事,做一生,他是有一顆赤子之心的。”張諍說。

  她還記得,當年魏立新在美國留學時有不少老師、朋友勸他留下,魏立新說,我來這兒學習的機會是國家給的,錢是國家出的,我要回去報效祖國;

  她也理解,在拿到青海學者的獎金后,魏立新立即捐出20萬元給青海大學藏醫學院設立“佐太”研究基金;

  她更支持魏立新去實現自己宏大的理想——希望為之奉獻終身的藏醫藥研究能夠造福于中國乃至世界人民的健康事業。

  在致中國中醫科學院成立60周年賀信中,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中醫藥學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

  讓有著幾千年歷史傳承的中華瑰寶煥發出新的時代生機,對此,認為自己站在巨人肩膀上的魏立新充滿期待。

推薦閱讀
陳剛為青海省科學技術重大貢獻獎獲得者頒獎
陳剛:以新擔當新作為做好全省宣傳思想文化工作
青海省舉行第32個國際殘疾人日文藝匯演
2023年青海省食品安全宣傳周啟動
青海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任免名單
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社會滿意度調查 通知
西寧:21條措施嚴管“一把手”
玉樹市上榜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名單
24H熱點
陳剛:以新擔當新作為做好全省宣傳思想文化工作
第七次全省婦女兒童工作會議召開 吳曉軍出席并講話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向青海交辦第八批信訪舉報件
【民聲熱線】讓綠色成為高質量發展最靚麗的底色
扎根高原的藏藥赤子魏立新
守正創新 勇攀科技高峰
《青海省反家庭暴力條例》2024年1月1日起施行
青海開展2023年“全國安全用藥月”主題宣傳活動
2024年普通高考報名開始啦
【辦實事解民憂】建議得到落實 800米路冬季不再結冰
《青海省氣象災害防御重點單位安全管理辦法》出臺
熱點圖片
【新時代 新征程 新偉業】西寧機場三期新建T3航站樓新屋面和幕墻工程于11月30日實現封閉
【新時代 新征程 新...
【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進行時·駐村干部風采】“眼鏡”書記心里裝滿蘭達村——記玉樹州稱多縣拉布鄉蘭達村駐村第一書記賈敏
【鞏固拓展脫貧攻堅...
網絡銷售額有望超12億元 青海農畜產品銷售一片“火紅”
網絡銷售額有望超12...
【平安建設在身邊】步行街上不打烊的警務站
【平安建設在身邊】...
【“亮成績、展形象,二十大精神在支部”一線巡禮】“能人書記”與“奮進下莊”
【“亮成績、展形象...
【90后新農人·鄉村振興在青!克雅Q蚱っ兂伞盁o價之寶”
【90后新農人·鄉村振...
【新時代 新征程 新偉業·高質量發展調研行】以綠色發展含綠量換經濟發展含金量——山畔嬉江水 江上攬五山
【新時代 新征程 新...
【學習身邊榜樣】宇華寧:危急關頭把溫暖與安心留給乘客
【學習身邊榜樣】宇...
關于我們 | 法律顧問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webmaster@qhnews.com 青海新聞網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63120170001 青ICP備19000163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
 
img

扎根青藏高原的藏藥赤子
——記2022年度青海省科學技術重大貢獻獎獲得者、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所長魏立新

青海日報
2023-12-01 10:27
青海門戶 主流媒體
長按識別二維碼查看全文
img
青海門戶 主流媒體
img

扎根青藏高原的藏藥赤子
——記2022年度青海省科學技術重大貢獻獎獲得者、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所長魏立新

青海日報
2023-12-01 10:27
青海門戶 主流媒體
長按識別圖中二維碼或發送給朋友、保存圖片

扎根青藏高原的藏藥赤子
——記2022年度青海省科學技術重大貢獻獎獲得者、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所長魏立新

  • 2023-12-01 10:27:05
  • 來源:青海日報

魏立新(右一)在實驗室跟學生交流。張鵬 攝

  青海新聞網·大美青?蛻舳擞 魏立新朝辦公樓走去。利落的寸頭,軍綠色的沖鋒衣,筆直的身軀走起路來呼呼帶風。

  32年前,這個從中國農業大學畢業的山西小伙兒也是這樣走進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的大門。這一來,便把根扎在了青藏高原。

  一位漢族科學家為何深耕藏醫藥領域?

  “我這輩子也許就是為研究藏醫藥而生的吧!”魏立新的回答風趣卻堅定。與藏醫藥結緣,在他眼中似乎是件命中注定的事。

  心系百姓疾苦,身懷報國壯志。

  30多年來,也有一些更大的平臺、更熱門的研究領域向魏立新拋出橄欖枝,可他給出的答案始終是堅定與忙碌的身影。

  創建中藏藥重金屬安全性評價新模式,主持國家級項目12項、省部級項目26項,培育青海藏藥龍頭企業……他以科學家的格局和視野,為中國藏醫藥產業發展運籌帷幄;他以教育家的身姿和胸懷,引領民族醫藥科研隊伍。他似一粒種子,沖破巖層的禁錮追尋藏醫藥的春天;又像熾熱的熔巖,沖出地殼奔涌燃燒。如果有可能,魏立新想一直保持這種工作與學習的狀態,這意味著,自己能為藏醫藥研究奉獻終身。

  走進辦公室,開燈、開電腦,開始一天的工作。

  窗外,一輪紅日噴薄而出。

  “民族藥干嗎要用西方食品的標準?”

  2015年4月9日,《科技日報》頭版頭條刊登《民族藥干嗎要用西方食品的標準?》一稿,對由魏立新牽頭、榮獲2014年度青海省科技進步一等獎的“藏藥安全與質量控制關鍵技術研究及應用”成果進行解讀,引起了國內外對于含重金屬傳統藥物安全性評價新模式的廣泛關注。

  正如文中所寫的那樣,“藏醫藥研究領域榮獲青海省科技進步獎項,并不是第一次,但這次意義格外不同。”

  這份不同,要從標準二字說起。

  “重金屬在藏醫藥等傳統醫藥中多有應用,但它對人體健康是否有嚴重影響,一直是國內外關注的敏感問題。盡管在上千年的臨床實踐與應用中,很多藏藥制劑并沒有顯示出其明顯的毒性,但近幾十年來負面報道層出不窮,嚴重影響到了我國傳統醫藥行業的發展甚至國家形象。”

  2013年,同仁堂“健體五補丸”被檢測出汞含量超標,遭香港衛生署發布公告召回。這次事件讓多家老字號中藥品牌卷入了重金屬超標的爭議風波。

  那重金屬超標,究竟超的是什么標呢?

  被視為藏藥至寶的“佐太”,是歷代名藏醫通過對水銀進行特殊炮制加工而得到的具有奇特療效的制劑,也是生產“七十味珍珠丸”等珍寶類藏藥的重要原料。但就是這眾藥之王(其含有的硫化汞,極難溶于水),卻被認為重金屬含量超標。

  驗證“佐太”的安全性,需要從傳統炮制工藝的輔料規范、炮制技術、質量控制和安全評價等方面入手,這就需要徹底弄清整個炮制工藝流程。但其制作原料多、程序復雜,而且整個工藝中的關鍵技術只能通過歷代的藏醫直傳、單傳,并不輕易對外傳授。

  這些困難,很快擺在魏立新的面前。

  西藏藏醫學院尼瑪次仁院長是藏醫藥領袖人物,素來反感那些打著研究藏藥的旗號謀取私利的人。魏立新幾度登門拜訪,對他并不了解的尼瑪院長避而不見?扇サ拇螖刀嗔,他逐漸被魏立新的誠意和執著打動,當然,還有重要的一點——要真正的專業!

  “‘佐太’是藏藥中的絕密技藝,尼瑪院長不僅親自帶著我參觀制作現場,還把炮制工藝的藏文復印給我。一些成品和半成品,我都可以拿走用于實驗,這是之前無法想象的事情。”有了這樣的助力,在首個民族醫藥國家項目“民族醫藥發展關鍵技術示范研究”中,魏立新首次組織起了西藏、青海、四川等地的藏醫院及藏醫藥研究機構,對“佐太”的特色傳統炮制工藝、質量控制及安全性評價等開展了深入的科學研究。

  為了檢測常規設備無法檢測到的硫化汞,魏立新團隊創造性地運用了國家大科學裝置的同步輻射技術,不僅定位與檢測到了微量汞的含量,還初步判斷出它的化學形態,突破了制約藏藥發展的重金屬安全性評價技術的世界級難題。

  “‘佐太’在醫師指導下按臨床劑量吃,沒什么毒性,這是得出的初步結論。”魏立新認為,“就是拿西方對食品的標準來要求我們的藥品,才會有這么大的問題。經過我們長期研究,發現‘以元素含量來評價一切’是導致所謂‘重金屬超標’片面結論的錯誤理論根源。”

  基于此,魏立新團隊開創性提出并系統構建了“五位一體”重金屬安全性評價新模式,否定了國內外僅以重金屬元素含量為惟一標準評價中藏藥安全性的片面評價模式。

  2014年4月,魏立新聯合幾位院士共同發起并組織第493次香山科學會議“含重金屬傳統藥物與安全”,首次在國家層面,對不敢碰的重金屬與健康社會敏感問題,開展科學討論與研究。

  2017年3月,他牽頭發起美國毒理學第56屆年會“草藥與重金屬”國際圓桌會議,國際專家形成了傳統藥物中草藥——金屬混合物毒性整體評價策略共識。

  2018年,魏立新正面應對了西藏汞公共衛生事件,推翻了“藏藥使得西藏地區的人和環境暴露于高含量甲基汞和汞”這一不負責任的說法。

  “決定從事藏藥研究時,我的導師告訴我,統一藏藥標準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但在我看到其對藏醫藥發展的重要意義后,決定迎難而上。如果通過科技手段把藏醫藥安全、有效、可控問題解釋清楚了,藏醫藥必定會迎來發展的春天。”魏立新說。

  “一千顆種子才有一粒小麥重,咋種?”

  一粒小麥能有多大?

  它的一千分之一呢?

  藏醫中用來治療肝病的首選藥物是印度獐牙菜,藏語稱之為蒂達。眼看其野生資源面臨枯竭,國際上開展了蒂達人工栽培的大量研究,但人工栽培的種子出苗率等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

  魏立新也有一粒種子。

  1967年,魏立新出生在山西盂縣農村。雖然家境貧寒,但一心想讓他讀書成才的外婆克服萬難讓他完成了大學學業。而魏立新也沒有辜負家人的期望,1991年本科畢業后就來到了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成為了一名研究實習員。

  兩年后,魏立新跟隨所里的研究員張寶琛做一類新藥材“塞隆骨”的質量標準研究。作為一種治療風濕病的特效藥,“塞隆骨”及其系列產品的研究成果先后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三等獎、中國科學院及省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一粒研究藏藥的種子,發了芽。

  2004年,為實現在中國對蒂達的引種栽培,魏立新帶著團隊去尼泊爾尋找蒂達并采回種子。歷經無數次失敗后,終于在溫室中完成蒂達種子萌發、出苗、抽薹、開花、成株、開花及病蟲害防治等關鍵技術研究,在世界上首次成功完成了蒂達的人工栽培實驗。

  “很多人沒有成功,原因之一是不知道蒂達種子的真實大小。”1粒小麥的重量只有0.025—0.04克,其千分之一大小的蒂達種子撒入土中,用肉眼根本無法觀察。

  “如果土壤不平整,對于種子來說就相當于落入了萬丈深淵,根本無法生長。我是把種子一顆顆地挑出來。”

  科學上沒有平坦的大道。

  這次科考還未結束,魏立新便遭遇車禍。當時,為了避開逆行的大車,他們的車在山路上翻車。就在被醫院確診為腦震蕩、頸椎錯位后沒多久,獨自前往尼泊爾考察的魏立新再一次遭遇車禍。

  “在拉薩住院期間,我乘機調查了當地市場,終于摸清了蒂達資源與來源狀況,最后從尼泊爾把蒂達種子帶了回來。”兩次死里逃生給魏立新的身體造成很大創傷,還給他的頸椎留下了后遺癥,但魏立新卻認為能解決進口藏藥材的資源問題,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樣的選擇不是偶然。

  “要說我和別人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做起事情來比較拼命吧,每次出野外甚至都沒想著能活著回來。”所以,魏立新經常出差前都會把后事交待好。

  2018年8月,魏立新帶著團隊的七個人前往西藏自治區尋找和調查可能分布在珠峰東、西、北麓峽谷內的印度獐牙菜。在當地夏爾巴向導拉巴的帶領下,前往與尼泊爾交界的陳塘溝鎮。

  “嘎瑪溝螞蟥成災,我們本地人都叫它螞蟥溝。要不我去幫你們拍好照、做好記錄,你們就不用去了。”拉巴充滿善意地說到。

  “不行啊,這得我們自己去。”

  就這樣,一行人背負沉重的行囊走在崎嶇的山路上,出發前所做的防護幾乎沒用,不到一個小時,每個隊員從頭到腳都被螞蟥叮咬了幾十處,汗水與螞蟥叮咬后的血水不斷地從大家的頭上、身上滲出。

  “沒辦法,一邊走一邊不斷地從頭上、脖子上、手腕處揪掉吸血的螞蟥,毫不夸張地說,真是連滾帶爬地趕路。”團隊成員張國利還記得當時的情形。早上七八時出發,直到下午四時才找到標本。完成工作后簡單吃了幾口饅頭后就匆匆返程,回到鎮上已是半夜。

  “你們太遭罪了,我去拍照其實也是一樣的……”看著一身“血窟窿”的考察隊成員,拉巴有些不忍。

  可張國利知道,只要魏立新決定要做的事情,九頭牛也拉不回來。共事二十年來,他在一次次科考中刷新了對魏立新的認識。

  “剛到一起工作那會兒,我看他一臉書生氣,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兒,說話還挺靦腆。”讓張國利沒想到的是,正是這個看起來溫文爾雅的人,“軸”起來不要命。

  “有一回去考察蟲草項目,那山海拔5000多米,大雨滂沱,我們都有些打退堂鼓,考慮到時間緊張,魏立新決定上山。等到采完土樣、看完樣地,渾身都濕透了。”

  在同事眼中,魏立新是最能吃苦的人。出野外,吃飯住宿條件再差魏立新也不介意;在單位,過去30多年,他通常五六時就出現在單位,下班更沒有準點一說;出差回來哪怕是半夜,也會先回單位把資料整理妥當。

  科學的春天里,爭分奪秒的魏立新和蓬勃發展的藏醫藥,一起追趕著世界。

  “從到研究所工作的那一天開始,我的志向一直就沒有改變,就是要傳承藏醫藥臨床經驗,用現代科學方法解釋藏藥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讓藏藥走向世界,服務更多患者。”

  “藏醫藥博大精深,值得研究好幾輩子”

  從一個小小藏藥制劑室到如今的青海藏藥龍頭企業,作為青海本土的藏醫藥企業,集藏藥研發、生產和營銷于一體的金訶藏藥股份有限公司,根植青海30余年。

  提起魏立新,一幕幕往事浮現在公司科創事業部總經理袁發榮的眼前。

  “我跟魏所認識是在2008年中央民族干部學院的一個培訓班上。接觸不深,給人印象挺專業。”后來,圍繞公司產品的一些基礎研究,二人的合作漸漸多了起來。“無論是藏藥產品的一些標準還是藏醫藥資源的開發,魏所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在藏藥材炮制方面,魏立新團隊聯合青海省藥檢所等單位共制定礦物、植物、動物等省級藏藥炮制規范244項,覆蓋全省藥品生產企業。

  在質量標準建立方面,魏立新團隊為包括金訶藏藥在內的多家藏藥企業制定與提高 97項國藥準字號企業標準,為青海藏藥企業產品營銷提供了技術支撐。

  本領過硬,讓魏立新受到很多同行的尊敬。

  “魏所很多年前就拿到了博士學位。一直奮斗在高原,扎扎實實地開展研究,通過技術支撐和成果專利應用,幫我們企業解決了很多‘卡脖子’難題。一個學者也好,跟我們企業的合作也好,我覺得他是一個能靜下心來做一件事的人。”袁發榮說。

  作為項目負責人,魏立新連續主持民族醫藥領域“十一五”“十二五”國家科技支撐計劃項目、“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項目。在這個過程中,為青海、西藏、四川等地的藏醫院、藏醫藥科研院所等培養青年技術骨干人才數千人。

  2021年入職的周文斌是魏立新的特別研究助理。談及自己選擇課題組的原因,周文斌毫不掩飾對魏立新的欽佩。

  “魏老師具有深厚的科學素養,也有開闊的前瞻視野,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周文斌記得,在撰寫三個全國重點實驗室材料的過程中,前前后后幾十次會議,魏立新針對項目的意義、需求、定位等提出了很多中肯、務實的建議。“對于每個全國重點實驗室應該做的國家事、擔的國家責,以及在世界上要做到一個什么水平,把控的都非常準確。”

  張明是魏立新的學生之一。2012年10月成為魏立新課題組的成員之一。十幾年工作下來,魏立新的務實對他影響頗深。

  “就拿采購儀器來說,魏老師的原則是每一分錢都要花在刀刃上。2020年,我們想購買一臺小動物活體成像儀,從調研到招標,花了三四個月時間,磨到后來中標的廠家都被感動了,不僅價格低了近30萬元,還主動給我們投了一個更好的儀器。”

  不僅僅是對學生言傳身教,對于同行,將“物有本末,事有終始”這句話掛在嘴邊的魏立新也是傾囊相授。

  “有一次,成都中醫藥大學一行人員到所里學習,魏老師毫無保留地傳授經驗、分享成果。分別時還鼓勵團隊中的青年科研人員選準一個方向深耕下去。”周文斌回憶道。

  如今,雖然過了知天命的年紀,但魏立新覺得自己要學的還有很多。這種想法,在相濡以沫30年的妻子張諍看來,再自然不過了。

  相比經常忙得不著家的魏立新,作為教師的張諍工作時間頗為規律。盡管經常會有親戚朋友因為魏立新的忙碌而為她“打抱不平”,但在張諍看來,這是他們夫妻二人最舒服的相處模式。

  “沒有必要為了家長里短爭個高低,我很享受獨自處理家務事的過程,就像他享受工作的過程一樣。”

  魏立新的堅持、固執、甚至是一根筋,在張諍眼中,都是他最獨有的標簽,也是他人格魅力的一部分。雖然工作領域不同、思維方式相異,但張諍完全能夠讀懂魏立新對于藏醫藥事業幾十年如一日的熱愛。

  眼看身邊不少親戚朋友都在外地買了房子,等著退休后去養老,魏立新也有自己的打算:退休了哪也不去,就在青海繼續研究藏醫藥。按他的話說,就像籃球運動員,退役了可以當教練,老了也可以看籃球比賽。

  一個人的生命是有長度的,但在有限的人生中活出深度和廣度,最能體現生命的意義和分量。

  “擇一事,做一生,他是有一顆赤子之心的。”張諍說。

  她還記得,當年魏立新在美國留學時有不少老師、朋友勸他留下,魏立新說,我來這兒學習的機會是國家給的,錢是國家出的,我要回去報效祖國;

  她也理解,在拿到青海學者的獎金后,魏立新立即捐出20萬元給青海大學藏醫學院設立“佐太”研究基金;

  她更支持魏立新去實現自己宏大的理想——希望為之奉獻終身的藏醫藥研究能夠造福于中國乃至世界人民的健康事業。

  在致中國中醫科學院成立60周年賀信中,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中醫藥學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

  讓有著幾千年歷史傳承的中華瑰寶煥發出新的時代生機,對此,認為自己站在巨人肩膀上的魏立新充滿期待。

作者 咸文靜
編輯:趙晶
青海新聞網版權所有
国产精品三級片在线免費版_中文字幕无码在线看片_久久国语露脸精彩电影_亚洲欧美中文一区二区三区